一个利兹联球迷的自述:我等了16年白玫瑰男孩不再哭泣

0 Comments

16岁本是人人艳羡的花季,但对于沉沦低级别联赛16年的“白玫瑰”利兹联,从凋零到盛放,着实等得令我心焦。

作为一个曾经的利兹联球迷,自2003-2004赛季球队提前两轮降入英冠以来,近5900个日夜的煎熬,终于在上周末得见曙光——此前曾两次在英冠升级附加赛败走的利兹,提前2轮锁定升级席位,得以重返顶级联赛,与诸多老友重聚。

经历三级联赛起伏沉落,如今的利兹联早已面目全非,整体实力在英冠也并非绝伦群雄的他们,下季征程将更加艰苦。但16年的“铁树开花”都已经等了,白衣军团何妨把梦做得更美?

尽管在冠军头衔上,利兹联无法和英超传统Big4相提并论,但“白玫瑰”祖上的确阔过:老英甲最后一季,利兹联便是末世霸主,死敌曼联的旗手坎通纳,转战英伦的第一站就是利兹。进入英超时代,利兹联在世纪之交也进入又一次高峰:大卫·奥莱利治下,科威尔、伍德盖特、伊安·哈特、阿兰·史密斯为首的“青年近卫军”,联赛跻身三甲、欧冠挺进四强,白衣白袍翩翩少年,全欧圈粉无数。

然而,就当人们期待利兹成为曼联和阿森纳之外的英超第三极时,进入新世纪的白玫瑰,却因寅吃卯粮迅速凋零:时任主席里兹代尔贷款6000万镑,租赁私人飞机、买下70辆汽车,连办公室养的热带鱼,都记在了球队账上。

然而,英超残酷的竞争氛围,让一夜飞黄腾达的利兹迅“眼见楼起,眼见楼塌”:2000-2001赛季起,连续两年,利兹以1名之差无缘欧冠,里兹代尔期待的巨额外战分成全部落空。

债主的交相逼迫下,被迫卖人套现的利兹联万劫不复:除了费迪南德以创后卫身价纪录投奔死敌曼联,其余诸将离队无一例外身价都“打骨折”,更别提球队还为炒掉奥莱利支付了大笔违约金。而提前两轮降入英冠同时,利兹联还被迫出售了埃兰路球场和Thorp Arch训练基地,只换来可怜的420万镑……

然而,这并不是利兹联噩梦的终结:由于持续资不抵债,2006-2007赛季,利兹联被罚掉10个积分,次年,他们又被罚-15分开局,就此降入英甲。

而即便重返次级联赛,利兹联仍未改变英超时代掮客纷至沓来、主帅走马灯轮转的恶习——16年间,“白玫瑰”仅老板更迭就多达5次,16任主帅先后上岗,268名球员先后身披白衣出战,440场英冠和77场英甲经历,之于一支曾3夺顶级联赛冠军的老牌强队,可谓耻辱。

沉沦低级别联赛的16年,利兹联着实命运多舛,然而,始终不离不弃的,仍是约克郡的痴心球迷们。

16年前锐步球场的那个下午,目睹利兹联降级的11岁小球迷里基·奥尔曼泣不成声,脱下上衣、出胸口上“利兹联,至死不渝”的文字的他,被镜头捕捉到的画面也传到了家里。

那时,母亲哭着给儿子打电话:‘你还好吗?你出现在电视上了。摄像机扫过人群的时候,他们发现你在哭泣。自那之后,我也一直都在哭’。”

第二天,奥尔曼的哭相成了《太阳报》头版,但这还不是奥尔曼遭受的全部暴击:比赛结束后,利兹联前锋阿兰·史密斯邀请奥尔曼见面,并送给他一件签名球衣,信誓旦旦自己绝不会转会,但没多久,史密斯就披上了死敌曼联的红色战袍。

“他不再是我最喜欢的球员了,哪怕他腾出了时间跟我见面,而不是只寄给我印刷品。”时隔多年,奥尔曼虽然能理解史密斯当时是善意谎言,但仍耿耿于怀。

现在,奥尔曼已经是一位2岁男孩的父亲,甚至已经谢顶,但27岁的他在利兹联即将冲超前,还是无法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我在利兹联身上投入了太多感情,也曾在各个地方观看了这支球队的比赛。但是,我从没有像最近三个月那样紧张。”

至死不渝,不是口嗨,而是16年一以贯之:2004年前那个不堪回首的午后,随队远征的利兹球迷赛后没有嘘声,而是奉上了比在主场更嘹亮的歌声,面对向谢场球员鼓掌的球迷,无地自容的阿兰·史密斯、早早被换下的米尔纳都掉了眼泪。

而当16年修成正果后,数千名利兹拥趸聚集到利兹市博物馆外面的千禧广场,他们有的人甚至是赤膊上阵,挥舞着黄蓝色的旗帜,还点燃了烟火。而早前在更衣室里等待西布朗输球的利兹众将也难以自持:喷香槟、狂抓头发、跳上椅子唱着队歌……

诚然,这出狂野的宣泄,在眼下英国并不乐观的疫情防控面前尤其过火和缺乏理智,但这座城市和他的球迷,已经憋得太久。

升超固然喜悦,但一年游也是英超升班马惯常的节奏,下赛季利兹联想要留在英超,显然离不开两个关键人物:老板拉德里扎尼和“疯子”主帅贝尔萨。

2007年1月,全球体育媒体公司MP&Silva的联合创始人拉德里扎尼,从利兹联老板、同胞马西莫·切利诺手中收购利兹联50%股份。

拉德里扎尼上任后,面对海湾金融公司2400万英镑欠款,不是像当年那样仓皇把球员折现,而是回购了埃兰路球场,并给予了球队33个月的免租期。

同时,聘请西班牙人奥尔塔担任青训总监,将一度只有11人的U23梯队,复编为U23和U18两支,并从牙缝里挤出100万镑,兴建了新的学院大楼、一条复合型跑道、两个室外球场上的分析摄像头以及恒温游泳池。

同时,德尔夫、斯诺德格拉斯、麦科马克、伍德等在利兹打出名堂的球员,都以高身价加盟更高级别俱乐部,极大缓解了利兹财务的窘迫。上赛季,利兹联已经将“外债”降至420万镑,债主也只有巴林投行一家。

下赛季,伴随着升级之后可观的分红,利兹联固然因疫情没有赶上升班马“大秤分金”的年代,但动辄手头只有100万镑买人,已是过去时。

拉德里扎尼兜住的,是利兹联的下限,而决定“白玫瑰”上限的,无疑是贝尔萨。

从阿根廷队卸任后,“疯子”屈身英冠,在董事会力挺下开始大刀阔斧改革:球队实行全日制工作,8点到达训练基地后19点才能离开,日程表精确到分钟;每个球员都有量身定做的训练和饮食计划,每天称重、测体脂甚至进行皮褶测试,任何偷吃都无从遁形。

当然,贝尔萨的疯狂,不止体现在训练场——他甚至雇佣“间谍”潜入对手训练基地,出具详细的图文视频报告,引起了多达11家俱乐部的集体声讨……

不走寻常路,66岁的“疯子”一生如是,然而,对于走过太多弯路甚至死路的利兹联而言,他们已经迈过了最艰险的路口,英超就在眼前。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