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運冠軍保送大學期待更多“運動型學霸”

0 Comments

國家體育總局科教司4月12日發布《關於2022年優秀運動員本科保送推薦名單的公示》,“根據教育部、國家體育總局等六部委《關於進一步做好退役運動員就業安置工作的意見》和《體育總局辦公廳關於做好2022年高校保送錄取運動員有關事宜的通知》規定,經相關招生院校、省級體育行政部門、體育總局運動項目管理中心和協會等審核,共有873名運動員通過審核,獲得保送上大學的推薦資格。”其中,包括頗受關注的乒乓球奧運冠軍樊振東、籃球名將王哲林、張鎮麟等。

優秀運動員保送上大學,這是一個常規性動作,並非始於今日。這次保送名單中有多名奧運冠軍,因冠軍們光環四射,輿論頗為關注,也屬正常現象。筆者認為,同樣值得關注的是近些年來漸成慣常的另一種現象——“運動型學霸”。“運動型學霸”不是“運動員學霸”,這些人不一定最終都成為了運動員。他們中有的成為了運動員,社會廣泛關注,比如本屆冬奧會上的現象級人物谷愛凌,以及東京奧運會上的清華大學本科生楊倩、史夢瑤和北京體育大學博士生蘇炳添等等﹔還有更多沒有成為運動員,知名度可能僅限於自己學校但運動能力超強且學習成績優異的大學生。

遠的不說,相信幾乎在每個人的朋友圈中,都有在讀學生的運動分享,跑步、游泳、籃球、羽毛球等各種運動的都有。而且,在某種程度上講,他們不一定是“學霸”,只是愛好運動的學生。這些人的運動不是為了成為運動員,不是為了冠軍,而是形成了良好的運動習慣。筆者作為教育工作者,甚至認為這才是體育教育應該達到的效果。畢竟,能夠成為冠軍而被保送到大學的人,以及在大學裡讀書順便參加比賽而成為冠軍的人,都只是極少數,大多數人能夠獲致的更好結果是成為有運動習慣的“運動型學生”。

當今社會越來越重視體育教育,從中央到地方、從主管部門到普羅大眾都是如此,這是經濟社會進步的結果。以往很多人認為運動員“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現在這種偏見已被破除,如果眼界放開,會發現“運動型學霸”不只是在大學有,在中小學也不罕見。很多家長不再覺得體育運動是浪費時間,不再覺得進行體育運動就要做體育生、走體育路線,人們更多地希望培養孩子對一兩項體育運動產生興趣並形成習慣,以此作為培養孩子全面發展的一部分。這是一種健康的理念,不僅符合國家倡導並推行的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更符合人的生命成長與生命質量提升的規律。

十年前,筆者在美國訪學時,有個同去的博士生問我是否注意到外國學生的近視眼如此之少。筆者沒做過數據調查,以當時的有限觀察發現確實如此。其中的一個重要原因是,外國學生普遍從小就重視體育運動,而且很多都是戶外體育運動,客觀上使得他們坐在書桌前的時間減少,特別是在中小學時段。由於前置教育階段如此,到了大學一方面是近視眼數量減少,另一方面是大學生自行開展的體育活動很豐富,各種體育社團遍地開花。

以我們目前的教育理念和教育經驗來看,未來的中國也會如此。從國家層面講,2020年10月中辦、國辦發布《關於全面加強和改進新時代學校體育工作的意見》,對學校體育工作提出綱領性意見,學校體育在教學改革、辦校條件、評價機制等方面有了全面而具體的要求。從學校層面講,體育教育在各個教育階段都得到了強化,嚴格執行國家層面的要求。從社會層面講,家長的體育理念發生了很大變化,80后、90后家長更是如此,他們很多人自己就是體育運動的積極實踐者。這些變化將來會在很大程度上改變運動員的產生方式,正常在校讀書和訓練的學生,代表國家出征各種比賽的人應該會越來越多。

因此,非常有可能形成的局面是:一方面,被保送上大學的奧運冠軍,在被同等看待和要求的情況下,有些人成為了新學霸,是“運動員學霸”的組成部分﹔另一方面,按照常規方式讀書上大學的學生,在攻讀學位兼訓練的同時,成為了國家級運動員,參加比賽為國家、為學校爭得榮譽,成為了“學霸型運動員”。不管是哪一種,都是體育界和教育界所樂見,都是社會進步的體現。

同時,沒有成為運動員的“運動型學霸”和“運動型學生”也將全面開花,這也能讓更多人受益並體現社會的更多元進步。“運動型學霸”和“運動型學生”雖然並非譽滿全球或譽滿全國,但能在有限的范圍內發揮巨大的帶動作用,構建生機勃勃、朝氣蓬勃的校園以及校園體育文化,其健康體魄不僅有益於自己,也必將有益於國家與社會。

人民日報社概況關於人民網報社招聘招聘英才廣告服務合作加盟供稿服務數據服務網站聲明網站律師信息保護聯系我們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